第927章 第 927 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外界热闹了起来, 各国网民都在疯狂讨论时光机,而各国学者,则再一次呼吁召开时光机交流技术, 并合作研制反制穿越者在穿越时空时擅自改变历史方面的技术。

云追一边翻新闻一边道:“这些西方人不就是想要技术吗?还要按上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, 可真是过分的。”

萧遥笑着说道:“西方人的虚伪, 从来没有例外。”从民主自由到人权,要多虚伪就有多虚伪。

云追点头,有些担心地道:“这样的技术,我们保得住吗?”她从周离那里知道, 目前各国都在关注这个技术, 并且对这个技术势在必得,因为各国都担心,华国利用时光机穿越时光改变历史, 让他们吃大亏。

萧遥道:“已经由国家接管,应该保得住的。”

云追听毕看向萧遥:“你要小心一些, 毕竟大家都知道, 你是这个技术的股东之一。那些人拿不到技术,说不得会拿你换取技术。”

萧遥点头道:“我会尽量小心的。”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技术的重要性, 所以应该明白, 企图通过绑架她得到这个技术是没用的, 不过不怕一万只怕万一, 她还是会警惕的。

隔天萧遥出席挥动,刚现身就被记者围住了, 所有记者几乎将话筒怼到她脸上, 纷纷激动地问:“萧遥, 请问作为时光机的股东之一, 曾接触过时光机的相关技术吗?”

萧遥觉得这个记者的问题怪怪的, 打探意味十分浓厚,便留了心,笑着摇头:

“之前因为不感兴趣,所以没接触过。后来发现这个时光机这么神,我想接触,也没机会了,因为技术被收归国有,我这个股东的身份也就不在啦,每年只能拿一些分红,别的都没了。”

记者甲马上问:“可是据我们所知,研发出时光机的顾尽先生对你很有好感,就冲着这份好感,他应该不会不让你接触时光机吧?或许,他会制造浪漫,带你体验时光之旅?”

萧遥听了这话,长长地叹了口气,这才道:“第一,顾尽是个科学家,他知道轻重,不会公私不分。第二,大家也知道,我还没读完高中就进入乐坛,以我的知识储备,是不懂时光机的技术的,所以接触了也没用,还不如不接触呢。”

其他记者还要继续问和时光机有关的问题。

萧遥柳眉微蹙:“怎么大家一直都在问时光机啊?是我的歌不好听还是我这人没才华了啊?问点我专业上的问题嘛。”

和萧遥交好的记者马上问萧遥下张专辑什么时候出,出完专辑之后,是否和过去一样,会举办世界巡回演唱会。

萧遥挨个做了肯定的回答。

她回答完,又有记者高声问道:“萧遥,时光机的出现,证实了林越曾穿越时空回到过去,大量剽窃你的歌,你对此有什么感想?”

萧遥听了这话,俏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愤怒,她道:

“很生气,也恍然大悟。因为当初那几首歌,都是我自己一点一点地创作出来的,我发现居然有人先唱出来,第一反应就是被抄袭了。但是后来,一切证据都指向是我抄袭别人,我觉得很费解。现在知道真相,就真的很生气。”

她抿了抿唇,继续说道,“偷了我那么多歌,却倒打一耙说我是个骗子,要让我身败名裂。我根本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去形容这种无耻之徒。”

“明明没有抄袭,却被千夫所指,不得不面对全世界扑面而来的恶意,你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呢?”记者乙又问。

萧遥道:“难过、愤怒、委屈,也有不解。在发现无论我做什么,总有人骂我时,我曾想过以死自证清白。那段时间,我的心情很糟糕,觉得天空都是灰暗的。如果不是我的母亲陪伴我开解我,我可能需要住院接受治疗。”

她不是卖惨,因为这不是她自己的心路历程,而是原主的,而且是原主按照正常轨迹走下去,注定会发生的事。

此外,原主的结局更惨烈,因为原主的确患上忧郁症,最后自尽了。

可是在这个世界所有人的眼里,这些都是假设,都是没有发生的事情,所以她说了,应该也没人会信,所以只能点到即止。

记者乙看向萧遥:“我们很庆幸,这个难关你闯过来了。我们也很佩服,你破茧成蝶,超越了曾经的自己,并且最终还是站到了歌坛最顶级的位置上,受到无数人的喜爱。”

“谢谢。”萧遥含笑道谢。

林尚和林越一起看萧遥这个采访,看完之后,两人都没有说话。

没过多久,门外响起了门铃声。

林越目光一亮,马上一边站起来一边看向林尚:“可能是你妈咪来了。”他联系过林太太,说愿意谈离婚的事,林太太说会过来一趟,此刻过来的,想来就是她了。

林越并不想离婚,但是他知道,这婚姻再拖着也没意思了,还不如和平离婚,分走妻子的一些财产,以保障自己下半生的生活呢。

林尚跟着站了起来:“我去开门吧。”她现在处境很不好,也知道,继续跟着林越,会被千夫所指,所以她决定回到自己母亲身边,从此远离乐坛,踏足商圈。

林越说道:“一起过去吧。”说到这里有些感伤,“我们一家三口很久没在一起了,今天过后,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机会在一起了。”

林尚听了这话也有些感伤,便点点头,和林越一起去开门。

门打开,外头站着的不是林太太,而是七八个陌生人。

这些陌生人在林越和林尚还没反应过来之前,便一拥而入,制住了林越和林尚。

林越和林尚大惊:“你们做什么?”

居中一人将证件拿出来,嘴上说道:“我们是国家安全部门的,我们初步怀疑你涉|嫌|危|害国家安全,希望你和我们回去接受调查。”

林越马上大声喊道:“我没有,我没有!你们没有证据不能动我,快放开我!啊……是不是萧遥指使你们过来的?是不是?”

居中那人冷静地说道:“和任何人无关。另外,如果调查证明你没有危害国家安全,我们会放你回来,请你跟我们走一趟。”说完不等林越再说什么,便示意人将林越和林尚一起带走。

萧遥从周离那里知道这个消息,很是吃惊:“林越真的做过这些吗?”一个没有才华的蠢货,唱不好歌,居然就危害国家安全,这也太过分了吧?

周离道:“这个要查过才知道,国安部门带他们回去,应该是因为林越是穿越的。国家担心他是被人指使才从未来穿越回来搞事的,所以要带他回去彻查。”说完叮嘱萧遥,“往后的事,不适合你掺和了,你最好不要再管。”

萧遥点了点头。

在让林越身败名裂,并最终被封杀之后,她和林越的恩怨,便算两清了——在这样的法治社会,她不可能弄死没有被判处死刑的林越的,所以也就只能做到这一步,之后林越如何,她会看一看,替原主看一看他是如何作茧自缚的,但是不会投注太多精力了。

林越和林尚父女,之后便消失在大众眼中。

再之后,萧遥隐约听顾尽提起过,林越和林尚被反复盘问,以至于精神状态很差,其中,穿越过时空的林越一直被关着盘问穿越前的所有事情,据说被盘问了整整两年。

而没有穿越时空的林尚被放回去没多久就被林太太接走带着做生意,只可惜林尚到底不是做生意的料,加上她为人很不真诚,觉得有利可图便昧着良心做事——如同她用林越从萧遥那里盗来的曲子一般,觉得有利可图便做了,所以生意越做越差,陪了林太太很多钱,让林太太几个公司都出了大问题。

再之后,林太太便放弃了林尚,重新指定了公司的接班人,只让林尚每年拿分红,可林尚对此十分不乐意,三翻四次找继承人的麻烦,要求维护自己的正统地位,以至于公司一直内乱不止,每况愈下。

林太太去世之后,林尚和林太太选定的继承人争权,为了权力引狼入室,最终将偌大的林家集团弄没了。

不过这些都是后话,是以后的事了。

萧遥和顾尽一起去听云追的演出,听完和云追一起坐车回家。

在车上,云追道:“我一个好友告诉我,张如音去他们那个乐团面试,但是被一个小姑娘搞破坏了。”

萧遥来了点儿兴趣:“怎么回事?”她倒不至于幸灾乐祸,但是想想当初张如音利用家世打压她,如今张如音被别人搞破坏,怎么想怎么觉得讽刺。

云追道:“那个小姑娘姓王,出身很不错,最近在追许乔年,所以针对张如音,跟好几个乐团打了招呼,让不要招张如音进来。你也知道,某些时候,权力挺好使的。”

萧遥听毕有些感慨:“也不知道张如音若知道这些,心里是什么感想。”

当初张如音对她做的,被人原封不动地用在张如音自己身上,张如音恐怕做梦都想不到吧。

云追摇摇头:“她能怎么想啊,说不得还会怨到你身上。”

萧遥听了这话,想了一下张如音的性格,没有搭腔,因为还真有这个可能。

不过,她更想吐槽另一点:“这个许乔年到底有什么好啊,居然让一些原本很不错的女孩子这样疯狂。”

“谁知道呢,兴许他会来事,油嘴滑舌。”云追随口说了这么一句,便转移了话题。

萧遥在忙自己的新专辑,也没心情多关注这些,当下也扔到一旁不管了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