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5章 番外四·工作狗(1 / 2)

加入书签

蓝染在回忆人生。

他还是个人类时, 生于阴阳术鼎盛的时代。母族为平氏,父姓是蓝染,而他的诞生是平氏为拉拢新贵蓝染的政治产物, 从他记事起, 他就活在阴谋诡计的漩涡里。

但, 他乐在其中。

他自出生起就具有强大的灵力和不俗的天赋, 早慧早熟,心眼多如牛毛。在知晓自己看得见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后,蓝染第一时间隐瞒了自身的异常。

在平安朝, 阴阳师确实可贵,强者如安倍晴明更是受到各方敬仰。可蓝染知道, 阴阳师再厉害也不是贵族,甚至,“阴阳师”是一个被钉死的阶级, 他要是成为阴阳术的传承者,那么这辈子将无缘至高位。

可是,拥有灵力就这么放弃真的好吗?

当然不, 他都要!

利用贵族的身份,利用孩童的天真, 蓝染轻而易举地交到了“朋友”。他们或是神宫的神官预备役, 或是阴阳术的传承者。

蓝染常以好奇为由, 让这些孩子施展术法, 在他刻意的吹捧和夸赞下,小孩子自然乐得将绝学展示。

殊不知, 蓝染是个看一遍就会的天才,而孩童们心性单纯,哪会想那么多。他们甚至以为这是朋友之间共同的秘密, 与蓝染无话不谈。

时年九岁,蓝染学完了阴阳术。至十三岁刀术有所成就,蓝染突然厌倦了贵族的生活。

很无聊。

如果想登顶高位,他还得娶一个平氏贵女,或是拉拢源氏的王女。不仅要解决源氏的子嗣,还得干掉平氏的后嗣,最后还得解决“蓝染”这个姓氏名不正言不顺的问题……

不是办不到,只是极其麻烦。

成为天皇作甚?坐一个无聊的位子,接受朝拜和供奉,一生被规矩和传承束缚,就算把阴谋玩出花又有什么用?

没用,还不如刀术靠谱。而且,他最近看到了有趣的东西。

黑衣服的死神,用刀将一个人的灵魂敲成了蝴蝶……他想要这样的力量。

十八岁,他拒婚出走。二十二,他刀术大成。二十四,他参加了母亲的葬礼,同年八月,他的生父被安排着迎娶了另一位贵女。

这样的生活果然没意思透顶,他们被贴上“贵族”的头衔养在笼子里,像一群被剪掉翅膀的鸟。无力反抗,只能接受被安排的命运。

真是凄惨,他永远不要这种生活。

二十八岁,蓝染用禁术将自己转化为灵体,他顺利进入了尸魂界,之后是被选中、就读真央、成为死神的一生。

他原以为这是让他登顶高天的起始,却不料死神是一份正儿八经的职业,不是什么代表“境界”的证明。

要干活的,还996!

蓝染:……

但为了站在高天之上,蓝染一干就是几百年。他装成一个老实厚道的人,花数百年套取了虚圈、死神和灭却师的各种秘密,在融合全部信息后,蓝染决定向灵王进发,成为他的取代者。

年复一年,他稳扎稳打,实力已超越了山本总队长。他决定推翻尸魂界,建立虚夜宫,利用死神和虚的结合成就自己的质变,却不料一次意外的任务,让他遇到了犬山的三岁半妖。

之后,他的人生就像脱缰的野马,再也拴不住。

全盘计划被打乱,差点直接做白工,不仅被西国之王惦记人头,还被半妖徒弟从高天打落。可以说,自从遇到了狗,他的人生之路就铺满了狗屎。造反失败坐牢两万年,怎么想都是狗的错。

不过,尸魂界实在太废了。当千年血战打响,他一个刑期两万年还没坐满两年的重刑犯就被提溜出来上了战场,这操作骚得连他都有点看不下去。

尸魂界究竟哪来那么大的脸,把他当抹布使唤?要不是黑崎一护开挂,他真不至于输。

事实证明,尸魂界是真不要脸。

白哉:“蓝染,此战过后,你可以回到尸魂界。”

蓝染哪听不出弦外之音,简言之,朽木白哉这货告诉他:蓝染,这是你戴罪立功的机会,等完事以后,你就继续回尸魂界996吧,我们真的没人使唤了。

蓝染:……

很好,成为死神后先是给尸魂界干了几百年活,虽然他干翻了平子真子,夺取了不少死神的灵魂,制造了瓦史托德,搞出虚夜宫对立,企图覆灭整个东京……但他又是帮忙打仗,又是996做文件,怎么也算是行善积德,结果尸魂界还想让他腰椎间盘突出!

呵,死神!

但为了试刀,他还是打完了千年血战。不得不说干架令他身心舒爽,几经证实后他发现,这世界上除了黑崎一护,鲜少有人能连续不断地开挂。当然,狗除外。

可想留住他不可能,蓝染干完架直接去了虚圈,可他千算万算算不到,朽木白哉也是个狠角色,他居然跟虚圈的瓦史托德达成了合作,把虚夜宫也发展成了996的据点。

蓝染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瓦史托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收服了?

白哉:“夏油杰无所不能,他很受虚的欢迎。”

蓝染抓住关键人物,深入了解了一下夏油杰,发现这货的生平跟他相似又不同。夏油杰也是个征服世界失败不得不“从良”的主,而他的能力十分稀罕,竟然能把虚当作咒灵使唤。

尤其是他的刀“罗生门”,会让大虚本能地亲近他。

发现了不得了的人才,蓝染自然是递出橄榄枝。夏油杰理所当然地接过橄榄枝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他拉着蓝染一起996。

夏油杰:“毁灭世界是没有希望的,只要你有毁灭世界的念头,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挂王出来揍你,你还要面对这样那样的社死意外。”

“唯一改变世界的道路,就是要从996做起。只要你在上班,我在上班,开挂的他们也不得不上班。只要他们在上班,我们的才智才能得到更大的施展。相信我,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改变世界,上班的挂王根本无法拿我们怎么办!”

“最重要的是,只要在上班,挂王永远不可能开挂!”

蓝染:……

会信就有鬼。

蓝染可不吃这一套,他只是往现世走了一圈。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他在路过冬木市时,听见一金发碧眼的小姑娘大喊“咖喱棒”,紧接着,开天辟地的冲天灵压升起,那道剑压横扫大地,所过之处一片狼藉。

沉默三秒,蓝染从此相信世界上有鬼。

他回虚圈996了,他要从长计议

谁知,这一干又是百年。由于老龄化社会加剧,每年死亡人口逐步上涨,年轻人厌婚厌育增加,导致尸魂界渐渐被灵魂塞满。

这下可好,在投胎工作的凝滞期,一个个死神活成了街道办的管事,每天需要解决居住民鸡零狗碎的事一大堆,已经没什么时间提升实力了。

冬狮郎:“游魂太多该怎么解决?你有办法吗?”

蓝染:“送到虚圈喂虚。”

冬狮郎:……当我没说。

又百年,蓝染从山一般高、海一般深的文件中抬起头,才发现杀生丸来找他切磋了。彼时,夏油杰顶着一周没洗的油头长叹:“别打太久,也别把他打伤了,不然活没人干。”

杀生丸蹙眉。

“无妨,我也很久没打架了,正好松松筋骨。”蓝染从容不迫地起身,结果伴随着椅子拖地的轻响,他的腰骨发出了嘎吱、嘎吱的声音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